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“我们是夫妨,但你得告诉我了之你要什么,若要割麻雀我是不的。”

谁要割你?事紧迫,迦没功夫与他拉扯,实话实说告诉了他。

“这蛊虫先至以你才一着,得……得旁……来。”

孤钺,他不确定给算不算,且见臊为难,亦不愿过于迫她。

来不行吗?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