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“砰砰”栗枝朝着声的地方看过去,亮的鸟不停地撞击着玻璃。

怎么回事?她起,打玻璃窗,进她的心,触柔软,只是那机械电眼一眼就能看并不是正的鸟。

,七楼的度并不太,轻而易举就能看到站的西装男

朝他挥了挥张着不知说些什么。

鸟轻轻啄了啄她的心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