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路蔓蔓,正现了的陈章和。

还没等她说话,陈章和就举起放一旁的袋,晃了晃。

“你把包忘了。”

他笑得毫,就好像路蔓蔓没临时将他抛一般。

这笑却起了路蔓蔓限的愧疚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