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“你是如此还是故意而为?”

“我这样格吗?”藏支起来胳膊,“其实,我到不是的,不过进这个,我经历了许,我的前,以···一始我遇到你,很钦佩你的智慧,我承认我很伎俩都是为了博取你的信任和喜欢,我那时候很需要一个队,也很需要一个朋。”

孟醒知解梦的试炼,就把对的依赖寄托到,只是不显,他也是很反应过来的。

“你以放心了,我现永远离不你。”孟醒觉得己这个安算是不错。

“你幽默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