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喻遐正和桑立雪打电话:“站的时间比之前一点了么?他昨给我打电话,说疼,是不是什么问题……”

“哪啊,你前回来了几个月,他兴得不行,说疼,那都是想你了!”桑立雪虽是抱怨,气却十分兴奋,“哪当爹的一呢,越回去了!你放心吧!叔叔和婶帮他认复健,你和阿回来,保证进步!”

“我回,阿不回来,他个月要进组。”

喻遐说着,觉肩膀一沉,侧过头,果然某半趴着往蹭。

他反握住姜,指尖被着,接着暖地含进齿间,惹得件反地脊柱窜起一阵火,连忙了回来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