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气,“提前和我过年都不行吗!陪就我是一个!”

刚刚的委屈和失落堆迭一起,她说着就要把己说哭了,林淼去找纸擦。

林淼奈何的看着她,言又止。

瞄了他一眼,他果然关了进来了。了暖气,蹲跟他找鞋。

找了半终于送她来纽约的时候和她一起买的拖鞋,她把它递到林淼的边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