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于安北都护府,紧靠山山脉,是隔绝突厥的北端屏障,镇北王萧霆兵败之前,首府降城。这周最北的州城,,霜降一过,昼夜得惊,经常都是午一件单衣,晚却要一件绒的厚氅才能寒。

午时刚过,晃晃的太悬着,往的城,一间茶意兴旺。

沉朝一行从沣京马不停蹄地赶来,路途顺畅,也走了一月余。连行路疲累,州又四处都是戈壁漠,一队马又累又渴,进了州城寻了这处茶铺稍作休憩。

“郡……,”金拎了壶茶过来,涮着桌对沉朝和穆秋:“暗卫方才已经打听楚了,说是刺史魏梁死,他舍田地都转到了他。但这既没官也没能耐,概率只是个转移注意的傀儡。”

沉朝“嗯”了一声,接过金递来的茶问到,“朝廷派来的新刺史到任了?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