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我死拖拽将他拉昏暗又菸云布的租屋处,来了一场「重之旅」。我们汗淋漓地挤山路公,一路听着闹哄哄的响乐,傍晚时分,才抵达灯火通的九份。据说这是《》汤屋的取景地,故而引诸前来朝圣,路旁的展示架男系列商;当然并没版权争议。

我心戚戚焉,指责以洛的渣男前男颇像男——鬼没,需索度,还兽心。而以洛说,他己才是正的男——谨慎微,万般讨好,求而不得怒。以洛买了一台男存钱筒,只要将币放到它的汤碗,它就一边,一边齿轮转的嘎嘎声,张将碗噬殆尽。以洛说,等到这个存钱筒放时,他就能忘记他了。

因为错过了最一班回程公,我们一路坡,走向停路旁的计程。凹凸不平的泥路段旁,竖立着布撞击痕跡的铁栏杆。月亮枕远处的山巔之,而我们的山头被灯笼点亮,终于一点《》汤屋的。亡灵与祇、失去姓汉……这也像汤屋一样,招揽归者,匯一滩艷欢。

我回头看看以洛,他正低头端详着铁栏杆旁,一对一的蝴蝶,牠们着圆舞曲,然隐没栏杆的树林

「欸,走了。」我说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