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是向朗的笑,这刻,她的觉得舒

回到前院之,意料意,她只是个的、没关注的配角而已。只是偶尔龄的走过来顺夸两句亮,问她看见她没,然得到否定答案之速走

和复仇的兴奋到这个金碧辉煌充着复杂虚假的楼之冲淡了许,她准备趁不注意她踮着跨步楼,准备回味她充惊心魄的一夜。

她现只是想王以现的时候该么狼狈和搞笑。

刚到二楼的拐角,就听见压低了声音谈。像是,但男声实太低了,她听不见回应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