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周晓洁走跡的山,放眼望去,耸林木环绕周,阵阵刺骨寒气袭来,令她不由得心

她背着背包,不时地擦,以增加暖度。

夜的山林气骤降,细雨着山着树梢,树叶相击响声。

眼前一切景象,彷彿都陷绰绰之得前方的山路越糊难辨。

途至今,走了那么的路,她的早已耗尽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