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最的最,你还是得到了与谢野医的治疗,只是太宰治并没告诉你,谓治疗的质,以你一点心准备都没的就被术台……

听到你的杀猪似的哀嚎声时,就像是等待的丈夫那样助和焦虑。

他不停的走来走去,嘀嘀咕咕,浑着超强低气压和那种要拆怖架,让武侦的那几立不安,都暗暗地摆着随时准备前镇压的防

——也——」太宰治躺,绕了几圈拖的尾音都让就已经处于焦虑也更加烦躁。

「别用这种七八糟的方式我的太宰。」也终于停步,泄的矛头也始转向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