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宋存望了很,都不见意。想起午听到宋席跟请假,且知来这几她都,他的心怂恿着他去宋席间,的好想她。

他轻轻地扭,他胆到就将来去宋席间,如他想,宋席还。他的看到宋席之更兴奋,又了一些。

宋席的半是,她饭前洗过,现好像还味。她不由地张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地,只间的透进了一些线。

宋存望把茎的指慢慢伸进宋席的,宋席伸头去,宋存望勾着她的头,又仿擦进去。宋席居然就这么配他,不一了。

宋存望将指拿来,指被,他划过她纤细脖,然到她的肩膀。他用那根指将的肩,滑落到从衣钻进去,一张一收,就被他抓了,他迫不及待地用头去含着宋席的头,他用她的放肆地说,“好想喝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