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我提来要洗,看他闭着眼睛,没什么静,以为他又着了,我蹑地走到,警惕地想把锁好,但是这个玻璃不仅半透,而且不锁。

我犹犹豫豫的看了看那边,最还是把来不及来立马被他撕烂的那一,从扒拉来,心疼地想到,这一烂了,的那一也不能穿了

龙头,哗啦啦的安静的环境显得格显,整好了度,我舒舒坦坦地把滑了进去,

不看不知,一看吓一的紫的一芯因为碰了,一种被撕裂的痛闪电一样从来,我立马就不想洗了,连忙从来。

回去擦,随抹点得了,暂时是碰不了了,我疼的龇牙咧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