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站央,你些不知措,挲着摆,低垂着眼盯着尖。

地处市心,是野最好的顶楼平层,连的落地窗,城市际线

一些建筑曾经还着你的,但今时今,已经与你再半点关系了。

接待你的阿姨曾照顾过你年,她待你如往常一般和。你了她一声“苏姨”,没重逢的喜悦,反而些怔住。

她把你迎进来,领着你朝走去。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